考研即将开始 才发现“名师”成商标

2020-01-02 20:57上一篇:考研到985读硕士博士,能弥补第一学历是普通本科的“黑历史”吗 |下一篇:考研只能报一个学校,没考上怎么办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预测题走来了!”在这个距考研还有12天的日子,各位考研名师不约而同的带着五花八门的预测题,“又”一次登上各大新闻网站的热门榜。包括:肖秀荣、张雪峰、何凯文、汤家凤、陈文灯等名师都在为莘莘学子的最后冲刺竭尽全力。但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B站UP主名字被抢注“让小编警惕起来,这些考研名师的名字有没有被“有心之人”利用?对于自己的商标,他们又是如何保护的?

肖秀荣是考研政治的“把关人”,其精准的预测以及系列“肖秀荣考研政治真题”受到了无数学生的追捧,也是各大考研机构的首要签约名师。

中国商标网中显示包含“肖秀荣”的商标共4件,分别在第9、35、16、41类申请注册,其中在第16类海报、期刊书籍以及第41类培训班、教育、电子书籍的商标“肖秀荣书系”与“肖秀荣课堂”成功注册。注册人为王星明WF414395,其余两件处于商标实质审查中的商标则是由成都考虫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与湖北读思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的。

张雪峰(本名张子彪)16年凭借《七分钟解读34所985高校》走红网络,后参加《火星情报局》,因其幽默与专业的语言风格被称为“国民男特工”。

中国商标网中显示包含“张雪峰”的商标共7件,分别在第9、16、35、38、41、42、43等七类均成功注册,除一名为张雪峰的人作为申请人注册的1件商标外,其余6件“张雪峰”商标均在苏州研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手中,而张雪峰本人是苏州研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持股人。

何凯文则是考研英语的知名教师,他的“KK每日一句”以及作文预测都为考研学子提供了许多的帮助。

中国商标网中显示包含“何凯文”的商标共4件,分别在第9、41类申请注册,其中仅有北京喜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喜见文化传媒)申请的“何凯文”商标成功注册。除此,成都考虫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1件“何凯文”与易县意淘汽车配件门市部申请注册的2件“何凯文考研英语”均在实质审查阶段。而喜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何谐”。

汤家凤是高考数学不容置疑的“名家”,多年从事考研数学教学与命题的他,对于内容早已烂熟于胸,每年指导出的大量高分甚至满分学生充分证明了他的造诣,学生们对于他更是有着“满分教练”、“汤神”之类的美称。

中国商标网中显示包含“汤家凤”的商标共2件,分别在第16、41类申请注册,两件商标均被驳回,申请人是“钱星虎”与“衡阳市文都教育培训中心”

这种将他人姓名,尤其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名人申请商标有何问题?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商家泉律师认为:注册的商品类别是否属于和名人之所以成名的领域相关联,姓名的商品化保护强度和广度,不能超过未注册驰名商标保护范围。即便主张代言利益,也应限定在其成名领域和相关联领域,且多是和肖像权相关,其他领域即便有姓名的代言可能性,也仅仅是合同利益,而不属于可保民事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以教师姓名为商标的申请人中多次出现考研机构的名称,小编以此为关键词搜索发现,包括考虫、文都、研途等多家考研教育机构申请注册了旗下讲师的商标。

针对此类教育机构钟情将名师姓名注册成为商标的行为,商家泉认为: 学生及家长的目的是寻得名师而非著名教育机构,只不过在知名教育机构出现名师的几率多。名师姓名对于“学生、家长”等相关公众而言,蕴含了经济价值,未注册为商标的情况下,有可能被其他教育机构注册并使用,造成生源流失。

尽管这些机构与个人的商标均尚未注册成功,但由此可见,多数考研名师对于自身商标的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够,如果仅仅因为疏忽而被别人拿来“做文章”,岂不是得不偿失。说到这里,小编自然而然想起2015年考研数学名师陈文灯就因姓名被抢注而引发的一场诉讼案件。

陈文灯为著名考研数学辅导专家,1995年创办“北京文登培训学校”后因“文登”与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的名称相重,无法申请注册为商标使用,于2005年更名为“北京市海淀区文灯培训学校”(简称北京文灯学校)。但是“文登”之名已经在近10年的使用中累积了相当高的名气,不少不法分子冒用“文登”品牌进行欺诈行为。

2011年8月。北京文灯学校发现,石家庄长安区文登培训学校(简称石家庄文登学校)申请注册的“文灯”商标通过了初审并公告,引起了陈文灯的注意。在初审公告后的法定异议期内,陈文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异议申请,国家知识产权裁定该商标予以注册。随后,陈文灯向国知局提出复审申请,最终国知局认定该商标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注,裁定该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石家庄文登学校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据了解,北京文灯学校曾与石家庄文登学校校长签订了合作办学协议,明确其每年需向“北京文灯(登)学校”支付“文登考研”名称使用费5万元,而在2010年起,其并未按照协议支付相关费用。

根据两方在庭审中提供的证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最终认为,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北京市文灯(登)培训学校”在教育、培训等服务上,经过宣传和使用已经具有一定知供应链金融名度。争议商标“文灯”与“北京市文灯(登)培训学校”中显著识别部分“文登”呼叫相同,文字构成近似,构成近似商标。在争议商标亦指定使用在教育等服务上,且石家庄文登学校与陈文灯曾存在合作关系的情况下,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具有恶意,构成对陈文灯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不应予以核准注册。维持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做出的对第8835322号“文灯”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的异议复审裁定。

那么,在未经本人允许的情况下,当事人该如何维权,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商家泉指出:应以《侵权责任法》第二条二款的“等人身、财产权益”维权,除有损害任何尊严、降低社会评价的行为外,不要使用民法上的“姓名权”,也可适用反法6.2款的“姓名”提诉。维权还要注意涉嫌侵权标识所使用的方式和商品类别。

各类名人的姓名作为商标被抢注,小一点的危害利用其知名度减少宣传费,大一点的危害可能用来诈骗学生,我们要与这种行为坚决说“不”。商标名固然重要,但商家应以诚信经营为本,慢慢树立自己在行业领域内的“金字招牌”,打响自身品牌,才是真正的“成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