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钢铁大王”卡内基,是现代慈善事业的开创者,其名言“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为慈善家世代传诵

今天一大早,很多人都被一篇慈善贴刷屏,由此引发了许多质疑和讨论。关于慈善,在中国是一个既熟悉又不算熟悉的话题,人们对于捐助始终有着各种各样的顾虑,慈善是一种社会救济安排,更需要一种机制化的方式有针对地来实施,社会需要有公信力、操作方便的机构来接纳人们的善心与需要帮助的个体。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机制,某个传播力强的个体自然会占据人们的爱心,公众又无法甄别,而更多更加弱势更需要帮助的群体却因为不会传播而被社会遗忘了。我们或许能从美国的现代慈善形成过程中获得启发。

慈善(philanthropy)一词源于希腊语“philein”(爱)和 “anthropos”(人),意即对人类的爱。《马太福音》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耶稣指点一个富有的年轻人变卖所有的财产,将它们分给需要的穷人。年轻人听后,犹豫了一下,便忧伤地离开了。耶稣叹道:“我实在告诉你们,富人进天国是难的。我又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的眼,比富人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随着基督教的广泛传播而形成了与其相对应的“罪感文化”,“罪感”来自于人的“原罪”,当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因偷吃禁果而被上帝驱逐出伊甸园之后,人就背负着沉重的“原罪”,人的本性也由原来的善变成“恶”。

中世纪的慈善便是“赎罪”的一种形式,通俗地说是为了讨好巴结天堂里的统治者,给自己在炼狱里行方便,另一部分动机是希望捐助者的名字与荣誉不朽。教会征收各种宗教捐税,对人民进行搜刮。可以说,它救济的贫困,往往正是它自己的经济剥削行为所引起的贫困。另外,这种思想是以牺牲现世的幸福来追求彼岸的幸福,天主教会就曾经把从事商业贸易和发财致富说成是堕落行为,从而否定世俗世界的财富和富人,甚至认为其罪恶感超过盗窃。很显然,这种思想不利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14世纪以后,随着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的次第展开,从理念和制度上为现代慈善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文艺复兴时期从神到人的转变促使了慈善从天上来到人间。慈善家开始思考如何减轻现实的贫困和疾病。宗教改革后形成的新教也不再将发财致富看成是堕落行为,而是一种上帝的“恩典”,是一种荣耀的事情。马克斯·韦伯在其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认为,新教徒们工作勤奋、忠诚、敬业,视获取财富为上帝赋予自己的使命,做好工作是上帝恩赐的才干的发挥,合理合法积累财富,荣神益人。新教精神形成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社会精神气质或社会心态,这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新教理念又认为富人只是财富的社会管理人。在法律意义上,财富为私人所有,但在道德和价值层面上,超过生活需要的财富就是社会的。所以,盖茨就说过,是追求财富的过程使他快乐,而不是享受财富使他快乐。

16世纪,英国王室与罗马教廷决裂。1601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济贫法》,女王伊丽莎白也颁布了《英格兰慈善用途法规》,后被合称为《伊丽莎白法规》,这是世界上第一次为捐赠立法。慈善基金会的管辖权收归政府,慈善活动在扶危济困之外有了更多的社会目标,大学、公共设施、失业者等都包括在内。这时的慈善虽然已经世俗化,新教教义以及原来基督教所宣扬的博爱、罪感和谦卑,仍是支持人们坚持慈善之路的原始动力。

由《伊丽莎白法规》开始,17世纪中期,新的慈善事业在英国大规模实施。1620年,首批英国清供应链金融教徒乘坐“五月花”号帆船,扬帆跨海,抵达美洲大陆。北美殖民地建立前后,慈善资金从英国源源不断流入美洲,推动当地图书馆与学校的建立、文化和宗教的发展。哈佛、耶鲁等著名大学的创办均得益于慈善捐助。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的历史并不长,但其慈善文化积淀非常深厚。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一批现代意义上的慈善基金会的诞生,美国迎来了“慈善的工业时代”。

美国现代慈善事业始于20世纪初。1911年,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创立了“纽约卡内基基金会”,奠定了现代慈善事业的基础。

卡内基是一个苏格兰破产纺织匠的孩子,以近似逃荒的方式随父母兄弟来到美国,他从童工干起,靠着惊人的才智和勤奋变成了世界钢铁大王。最后他所拥有的工厂钢铁产量,比英国全国的产量还高。但是,在功成名就后,这位“钢铁大王”却将几乎全部的财产捐献给社会。卡内基曾留下名言,“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为慈善家世代传诵。

如果仅仅是捐出巨额资产,卡内基还不足以被称为现代慈善事业的开创者。在他之前,美国的慈善活动早已有之,富翁捐款也不少见。正如富兰克林所说:“慷慨并不是意味着多多地捐赠,而是明智地捐赠。”在卡内基看来,“赚钱需要多大本领,花钱也需要多大本领”。不智的捐赠害多益少,助长懒惰和依赖。捐赠不能以遗产的形式留给社会,而是要使每一分钱都最大限度地增进社会的利益。

受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卡内基认为如果把财产留给自己的子孙,美国马上会通过财富的继承而形成一个世袭贵族阶层,这样美国的民主精神就会丧失。从长远来看,这将损害一个社会和种族的进化。他曾说:“我给儿子留下了万能的美元,无异于给他留下了一个诅咒。”在他看来,财富可以继承;但是,一个人的管理天赋却没有办法传给下一代。一个最有竞争力的社会,必须保证让那些最有天赋,最有工作伦理的人成为优胜者。进化法则决定了财富落入少数人手里,也决定了这些人应代表社会管理这些财富。卡内基说,不要理会那些乞丐,只帮助那些自我奋斗者。对那些无法改造、好吃懒做和一无用处者,应由市或州政府为他们提供住房和衣食。

或许卡内基初到美国,尚未成年时在电报公司的那段经历让他终生铭记。那段时间,一下班,他就钻进安德森上校图书馆,在那里,书籍的宝库在少年卡内基面前打开,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天堂”。而这个图书馆正是安德森出于慈善目的,于1850年建立的。多年后,卡内基为安德森建了一座纪念碑。他在自传中写道:“没有什么比建立一座公共图书馆,更能体现金钱的价值了。”卡内基一生在世界各地共捐建了2811座图书馆,其中美国1946座,英国660座,他盼望这些图书馆能给那些千千万万的青年带去知识和未来。

图书馆是卡内基慈善捐赠的“首选”,他一生在世界各地捐建了2811 座图书馆,图为位于伊利诺伊的卡内基图书馆

卡内基曾列出他认为最佳的七大慈善领域:一是建立大学或扩大其规模。二是建立免费图书馆,并指出这是他在深入研究后的“首选”。三是建立或扩大医院及其医学试验室;他强调这是一个重要的领域,值得投入大笔财富,以改善人类的生存条件。四是捐建公园。五是捐建公共礼堂(音乐厅)。六是修建游泳池。七是教堂。

卡内基首创慈善基金,采用了企业管理的模式,成立董事会负责管理,使出资者与管理者分离。基金会不仅在当时发挥了重大作用,时至今日,当年卡内基的教育促进基金、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华盛顿卡内基学会、纽约卡内基公司等一大批有影响的基金,如卡内基当年所愿,至今仍然在运作中。

洛克菲勒家族是美国最富有的家族。约翰·D·洛克菲勒(1839—1937年)是这个家族的创始人,他也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位亿万富翁。中国有句老话,说“富不过三代”,但是洛克菲勒家族发展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代了,依然在续写着辉煌的历史。约翰·D·洛克菲勒的后代们没有整天躲在房间里计划如何守住自己的财富,不让金钱落入别人口袋,而是积极地参与文化、卫生与慈善事业,将大量的资金用来建立各种基金,投资大学、医院,让整个社会分享他们的财富。中国最负盛名的医疗机构,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前身)就由洛克菲勒家族于1917年创办。

约翰·D·洛克菲勒是美国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商业奇才,他用前半生拼命赚钱,却用后半生散尽亿万家财,投身慈善。他的衣食住行极其简朴,还不厌其烦地教育孩子们也要勤俭节约。据说每当家里收到包裹,他总是把包裹纸和绳子保存起来,以便重复利用。为了让4个孩子学会相互谦让,老约翰只给他们买一辆自行车。他唯一的儿子小约翰在8岁之前穿的全是裙子,小约翰解释说:“因为我在家里最小,前面3个都是姐姐。”

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洛克菲勒每年的捐献都超过100万美元,到老约翰过世时,他向社会各界捐款总额已达5亿美元之多。同卡内基一样,洛克菲勒也认为,慈善活动并不是简单地捐赠。他说:“考虑到作为上帝的一名合格的受托人,我有责任把每笔钱都用到恰当的地方,因此不会随便给人一点好处,除非我能完全保证这是我花钱的最好方式。”

洛克菲勒认为:“最好的慈善就是不断地寻找终极目的——找出原因, 在其源头根治弊端。”所以,洛克菲勒所从事的慈善活动是非常细致的,而且具有战略考量,他不但希望通过参与缓解社会问题的症状,更希望通过长期努力能够触动或解决引发社会问题的病根。他花了近40年的时间,经营他的慈善事业,范围从教育、科研、医疗卫生,到基础科学和艺术。比如他创建了洛克菲勒大学、芝加哥大学及其属下的威廉雷尼学院,以及许多教会属下的学院机构。1913年,他创办了洛克菲勒基金会,以“促进全人类的共同富裕”为宗旨,致力于改善全世界的穷人和边缘人群的生命和生计。基金会的资助围绕着教育文化、食品安全、健康公平和工作社区四个主题,涵盖医疗、健康和人口科学;农业和自然科学;艺术;人文和社会学科;国际关系5个领域。

医疗卫生事业是洛克菲勒重点关注的领域。1901年初,洛克菲勒的孙子死于猩红热。几个月后,洛克菲勒捐赠2000万美元成立了医学研究所。当时,大多数的美国医学院都是以商业为目的,教师都是兼职教书和赚外快的临床医生,而且总体水平比较低下。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的成立,掀起了美国乃至世界医疗卫生事业的革命。研究所下设病理学、生理学、药剂学以及生物学四大部门。成功研究出治疗流行性脑膜炎的血清,在细菌学和体外循环心脏手术的研究上有突破进展。该所还致力于医疗和公共卫生知识的推广教育工作,它所制订的推广教育方案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广泛接受,为改善世界上落后地区的医疗卫生状况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美国富豪们为慈善慷慨解囊的同时,美国平民也热衷于慈善活动。美国慈善的发展离不开普通民众的参与和推动。有数据显示,在美国,13岁以上人口中有50%每周平均志愿服务4个小时;75%的美国人为慈善事业捐款;每年有30%的慈善捐款直接从工资中划出,平均每个家庭捐出年收入的3%—4%。

除了文化因素外,制度的构建也是保障美国慈善事业发达的原因之一。几乎在美国现代慈善组织诞生的同时,美国国会就开始建立鼓励民众捐款的相关制度。

美国政府从1913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仅仅4年后,美国国会就通过法案,规定捐款或实物捐赠可用来抵税,所得税可抵税部分最高达15%,借此鼓励民众捐赠行善。1935年,美国政府提高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但同时允许公司用捐款抵税。目前,美国个人所得税的可抵税比例维持在50%,企业的这一比例则为10%。

此外,刺激美国富人慈善捐款的还有美国的遗产税。美国遗产税于1797年首次开征,当时是为发展美国海军筹集资金。1916年,遗产税成为固定税。美国的遗产税、赠予税实行高额累进制,遗产超过300万美元以上时,税率高达55%,而且遗产受益人必须先缴纳遗产税,后继承遗产。高额的遗产税促使很多美国富翁另想高招,以捐款给慈善组织的方式,逃避纳税,同时尽量保障其子女后代的利益。

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和美国人收入的增加,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纳税和慈善之间选择了后者。慈善减免税收的政策,直接推动了民众捐款的热情和捐款数量的增加。

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前身)由洛克菲勒家族于1917 年创办,图为1917年9月24日,协和医学院奠基开工典礼

在美国富豪圈中,大额捐款善举并非个案。比尔·盖茨夫妇所创建的基金会目前已捐款300多亿美元,盖茨表示他95%的个人财富将在他与妻子去世后20年内全部捐出。巴菲特也早就承诺将捐出99%的个人资产做慈善。2015年12月2日,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喜得千金,宣布将与华裔妻子所持Facebook股份中的99%捐赠出来投入慈善事业,总价值约450亿美元。

美国政府和社会对慈善组织也进行了多方面的监管。慈善组织每年会向国税局详细报告本年度经费的来源和支出情况以及各项活动经费的来龙去脉,以便政府检查慈善组织的活动是否符合免税规定。各类慈善基金会也形成了行业自律的传统,它们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约束机制,尤其是资金的申请、拨付及运营费用的预算、核销等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此外还有媒体以及民众的监督。捐助者有权知道自己所捐的钱用到了什么地方,是如何分配的,基金会每年都有年鉴,在网上也可以查到,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去查账。这种高度的透明化使之很少发生腐败,人们也可以放心地把钱捐给基金会。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并不是要说美国的慈善制度就完美了,而是它可以说明:好的制度,阳光的制度,是好的结果的前提。

(参考资料:高扬、邓郁葱:《从扎克伯格捐款看美国慈善文化》;史竞艳:《现代慈善的起源、发展及特征》;王立伟:慈善:《世界的“宗教”》;胡继武:《誉满全球的大慈善家》;薛涌:《卡耐基与美国的慈善传统》;黄鹏:《浅论洛克菲勒的慈善思想和实践》;孙倩:《美国的慈善事业》等)

好 文 推 荐孔子说:我们离婚吧要是孔子也出过妻,那“三世出妻”就演化成“四世出妻”了。也就是说,自孔子的父亲叔梁纥开始,到孔子及其子孔鲤(伯鱼)、孙子孔伋(子思)都曾离过婚。△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珍贵老照片回顾中国空军成长史,致敬空军英雄11月11日是中国空军成立纪念日。从1949年至今,为实现祖国统一而生的人民空军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正加速成长为维护空天安全、护佑国家利益拓展的战略力量,受到世界瞩目。△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廓尔喀佣兵是如何被贴上“亚洲最优秀的士兵”标签的?二百多年来,英国陆军中一直存在着一支独特的部队——来自尼泊尔的廓尔喀雇佣兵。在西方媒体的包装下,这支部队成为“亚洲最优秀的士兵”,俨然具有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声望,但事实的真相果然如此么?